反叛萬歲: James Watt

反叛萬歲: James Watt
Share this:
FacebookTwitterGoogle+PinterestLinkedInWhatsAppEmail

由最初「兩男一狗」的組合,進化成擁有750位員工的國際知名精釀啤酒品牌──BrewDog創立於2007年,以大膽叛逆作風見稱,其「Equity For Punks」認股集資計劃更有多達50,000人參與。BrewDog以蘇格蘭為基地,由James Watt與Martin Dickie攜手打造。今年十月,二人因為Elvis Juice IPA產品名稱的訴訟風波,而將自己的名字改為「Elvis」以示抗議。踏入十週年,品牌計劃於英國亞伯丁總部舉行盛大慶祝活動與8,000人同樂。今次小編邀請到最近訪港的James(喔…應該叫Elvis嗎?)到BrewDog Hong Kong斟一斟。

現在應該稱呼你為「Elvis」嗎?

暫時是吧,因為嫲嫲逼我改回原名(哈哈哈…),所以訴訟結果出來之前,可能會改回James,又可能不會吧。總之現在全名就是Elvis “Captain” Watt ,而Martin 就改為Elvis “Duke” Dickie。

之前有遇過其他法律糾紛嗎?

其實也不少,無所謂吧,反正我們向來我行我素,從不介意別人的看法,亦不會死守舊有一套,只會做自己喜歡的事,追求最完美的結果。我們喜歡兵行險著,坦蕩蕩做事,釀釀酒,玩玩樂。

試用四個字來形容自己,並告訴大家BrewDog如何誕生。

我會用「Beer-loving sea dog」形容自己。(譯者按:「sea dog」即是資深的水手)正式創業前,我是一艘北大西洋漁船的船長,生活於一月時尤其艱苦,難以謀生。期間我偶然發現Sierra Nevada Pale Ale,嚐過第一口後心想「什麼鬼味道」,再來一口,竟然深深愛上。我們集齊自釀工具,嘗試自行釀製這款啤酒,經過十次左右才成功製造出能夠「入口」的啤酒。

2006年有幸與星級啤酒專家Michael Jackson見面,當時我們把在車庫用50升酒桶釀造的黑啤送給他品嚐,得到的回應是「快辭職,專心釀酒吧」。大師既然這樣說,我們就照做吧。當時我們只得24歲,向銀行借了20,000英鎊,自己也存下差不多的積蓄。另外亦得到一些二手不銹鋼容器,由自己親手組裝。由於資金不足,所用的水箱是從園藝中心收集得來的膠箱。基本上所有事都是憑感覺,一手一腳去做,毫無章法可言。

首款啤酒於2007年推出,當初二人立下目標,希望其他人跟自己一樣,對精釀好啤充滿熱情,至今BrewDog仍堅守這個目標。兩個人、一隻狗,加上一堆舊雜物──感覺就像昨天發生的情景一樣。

你的釀酒風格相當破格,當中有什麼得意之作?

我們曾經在北大西洋深處發酵啤酒,又試過在NASCAR賽車場,登上時速超過100英里的車上釀酒。至於比較突出的酒款,必定是酒精濃度超高的Tactical Nuclear Penguin及Sink the Bismarck。當然不得不提The End of History──酒精度高達55%,更以真實的動物標本作包裝。我們期望藉此打破大眾的既有想法,並傳達一個訊息:啤酒沒有特定形式,不一定是大量生產,並非一定是杯「淡黃色的有泡液體」。

最近我們與斯堪的那維亞酒廠Omnipollo合釀一系列啤酒 ,包括釀製中的Raspberry Smoothie IPA。另外亦在酒廠對面建設新酸啤廠,利用地下設施輸送酒汁,並添置巨大木桶等配套。

多年來你們的推銷方式噱頭十足,似乎大受矚目。

我們做出很多瘋狂行徑,例如在倫敦商業街上駕駛坦克、於直升機上向英格蘭銀行投擲「肥貓」…有人喜歡,有人反感,不過做生意就是要設法引人注目。可能那些反感的人,覺得精釀啤酒應該只屬於「小眾」,情況就如:你很喜歡一支樂隊,但愈來愈多人喜歡的時候,就漸漸失去了興趣。我們不會介意別人的想法,只要自己享受釀製啤酒的過程及樂趣就足夠了。如果你不夠突出,就沒有人討厭你,更遑論有人會愛上你。

BrewDog會在亞洲如何發展?

日本是BrewDog的首要市場之一。平時根本忙過不停,所以只要是我們想去的地方,BrewDog就會將啤酒出口至當地──我想去東京,就在那裡推出啤酒,就是如此簡單!亞洲啤壇開始蓬勃發展,確實令我們又興奮又期待。

請介紹一下你們的著作《Business for Punks》。

書中所提及的經營哲學,完全是誤打誤撞出來的。最初成立之時,對於如何經營、管理員工、分銷啤酒…根本毫無概念。這樣反而更好,既然不知道該怎麼做,倒不如用自己的方式,因時制宜。我們每一步都是兵行險著,但仍要繼續堅持下去。

在龐克文化之中,我們認為最重要的一點是「DIY」精神:凡事不要依賴任何人,自己的事自己做;若要擊倒體制,先要離開體制。BrewDog以這種龐克精神為本,不受銀行掌控,亦沒有「賣身」給大公司,所推行的認股計劃「Equity For Punks」更成功向50,000人集資──BrewDog正是屬於這些跟我們同樣熱愛啤酒的人。

過去幾年有大量酒廠被收購,你對此有何看法?

在過去四、五十年內,那些超大型國際啤酒商徹底扭曲了啤酒的本質,為迎合普羅大眾,降低味道和口感的標準,貶低啤酒本身的價值。酒商豪擲數十億元登廣告,宣傳他們毫無特色的淡味啤酒,嘗試說服大家「這才是正常的啤酒」,真荒謬。

精釀啤酒的存在,就是為了抗衡大量生產的商業啤酒。不論是品質、客群、風格、味道或原料,兩者完全相反,好比黑武士與小魚仙一樣,毫不相干。

今時今日,你認為「精釀啤酒」這名稱仍有價值嗎?

價值愈來愈低。大家應將重心轉移至「獨立精釀啤酒」,經常有人爭論某啤酒是不是「精釀」,但「獨立」與否就較易分辨。以日本酒商麒麟為例,最近收購了精釀酒廠Brooklyn Brewery的 24.5%股份,剛好符合美國釀酒商協會對「獨立」精釀啤酒之定義。(譯者按:根據協會標準,若某酒廠超過25%股權被其他酒商收購,則不可被稱為「精釀啤酒廠」)──如此巧合,實在令人質疑。我深信,BrewDog絕對稱得上是「獨立」的代表。

啤酒界將會如何發展?

長遠的事,我無法預料。至於所釀的酒款、釀造方法、銷售策略以至善待員工的方式,這一切皆在我們掌握之中,其他就交由市場決定吧。我不在乎酒廠的規模大小,只堅持以正確的方式釀酒,與廣大啤迷分享。船到橋頭自然直,未來五星期要做什麼,我根本毫無頭緒,更何況五年呢?

Share this:
FacebookTwitterGoogle+PinterestLinkedInWhatsAppEmail

Facebook Comments